學習華為IPD變革如何避免失敗(七)——步步驚心

學習華為IPD變革如何避免失敗(七)——步步驚心

日期: 2019-10-25

空中飄著小雨,落在路人的臉上,綿柔而舒適,讓人有一種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感覺。

微信圖片_20191024174518.jpg

但是王曉彤的心里卻五味雜陳。

張笑天講的越深入,王曉彤越心驚,到后來后背不禁冒涼氣了。因為她想起了自己公司做IPD變革,其失敗不也是這樣嗎?自己很有危機感,但是下屬有嗎?自己的一眾高管有嗎?恐怕是沒有。

雖然他們有時也抱怨研發和市場脫節,跨部門溝通困難,新產品開發周期長,遲遲上不了市,但實際上抱怨是抱怨,危機感是危機感,大家沒有真正的緊迫感,大家匯報的時候經常說:目標達成率90%或者是100%,說的好像提高市場占有率不是他們的目標似的。

每次經營會議王曉彤提到這些的時候,高管們雖然表面上恭恭敬敬,但是每個人的臉上的神情都寫著:我在這個行業都十幾年了,這是我們的行業特點,我們是存在一些問題,但是我們的同行不一樣存在問題嗎?在這個行業里,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要多,你一個小丫頭知道什么?

尤其是營銷負責人李德總,平時對產品,對研發意見最大,但真正進行變革了,經常以各種理由不參加IPD的變革研討,還經常說:IPD不是以客戶為中心嘛!客戶過來,我總不能不陪吧。

王曉彤有幾次都想和李德攤牌了。但是李德既是公司股東,位高權重,又善于拉攏人心,一旦真動他,以他強勢性格,要么攤牌,要么拉隊伍去競爭對手那里,不管哪種情況,對公司是一個巨大的傷害。這件事情讓王曉彤感覺很棘手。

張笑天看出王曉彤在思考,靜靜的陪她散步。在自己公司變革都這么難,對于華為200多億的規模,變革就更難了。

想到此,王曉彤問:“那么任正非是如何營造緊迫感的呢?”

看見王曉彤蹙起眉頭,張笑天說“《孫子兵法》里有句話叫做:君子善假于勢,不苛責于人。

微信圖片_20191024174526.jpg

任正非是一個造勢高手,他經常是通過“演個節目”來驅動大象,從而使“讓他變”變成“他要變。”

“我給你舉個例子你就清楚了,為了讓大家統一思想,任正非甚至開了一個幾千人的大會,大會的主題叫【從泥坑里爬出來就是圣人】,把由于工作不認真、測試不嚴格、盲目創新等產生的呆死料、單板器件、為了去現場救火產生的機票,用鏡框裝裱起來,作為“獎品”發給幾百名骨干,你想想這種對大家心理的沖擊和用PPT強大的邏輯讓大家重視哪個更有力?”

任董23.png

王曉彤說:“當然是前者了,如你前面所講的理論,我們用PPT也好,用數據也罷,打動的是騎象人,卻沒有打動大象,基于事實的數據和強大的邏輯可以讓大家點頭稱贊,卻不會行動,要想讓大家行動,就得打動大象。”

張笑天對王曉彤豎起一個大拇指,沒想到王曉彤的概念能力這么好。

“你說的很對,很多人認為改變發生的順序是分析——思考——改變,但實際上在幾乎所有的成功變革案例中,改變發生的順序是看見——感覺——改變,無一例外,就像你勸一個人不要熬夜一樣,你一再和他講熬夜的壞處,是改變不了的,他難道不知道熬夜的壞處嗎?他當然知道,但是沒有觸動大象,他是做不出改變的。”

雨慢慢停了,風吹過,帶來泥土的清香。

王曉彤陷入深思:微碼公司進行IPD變革失敗,不也是這樣嗎?顧問一上來進行調研,然后幾百頁的PPT分析演示,其實都是在進行分析——思考——改變;沒有觸動大象,雖然員工嘴上說好好好,身體卻很誠實。

王曉彤忽然想起在大學的時候,希斯兄弟來普林斯頓做報告時講到的一個故事:

即便是在21世紀的今天,世界上仍有很多落后國家沒有解決隨地大小便的問題,我們中國現在關注的污染問題都是工業污染,而在那些國家里,最大的污染源就是人。

1999年,國際組織給孟加拉國提供援助,在各個村莊都蓋好了公共廁所,這本來是好事,但問題的關鍵,不是有沒有公共廁所,而是當地人就是不愛用廁所。

微信圖片_20191024174535.jpg

那時候孟加拉鄉村的田間地頭、路邊、甚至是住宅周圍,到處都是人的糞便,糞便特別容易傳染疾病,可是當地人這么多年都是這么過來的,給他們修建的廁所,他們有的只是偶爾用用,有的干脆給當成儲物間用,有的村民說這個廁所比他們家的房子都漂亮,怎么能在里面大小便呢。

這種局面,社會學家有個專門的名詞,叫“社會規”,如果這個社會中人們平常就是這么做的,那大家就會認為這么做就是對的,你想要改變可就太難了。

那么該如何破呢?

這時候,有一個國際組織,就幫著孟加拉國解決了隨地大小便的問題,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隨地大小便的比率從38%降到了1%。他們的做法,是派人深入到田間地頭,去給村民“演個節目”:一個衣著不俗的外地人來到村里,他這里走走那里看看,專門查看地上的糞便,還不斷詢問村民有關糞便的問題,村民一看這人挺有意思,慢慢地聚集在他身邊。

這個人把村民召集到一起,掛起來一張村子的地圖,讓村民幫著用黃色標記可能會出現糞便的位置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結果是整張地圖基本上都變成了黃色,村民也感覺不太好意思,但是演出才剛剛開始。

這人拿出一個非常干凈的水杯,往里面倒了一杯清水,然后他問村民們,誰能喝這杯水,圍觀村民們都表示愿意喝,接著,這人拔下了自己的幾根頭發,走到附近的一坨糞便處,用頭發沾了點糞便,然后頭發在水杯里攪了攪,他又問道,現在還有誰愿意喝這杯水,沒有一個人愿意喝。

于是他問村民,你們知不知道蒼蠅有幾條腿?村民回答說有六條腿,他接著說,那么當蒼蠅的腳在糞便上停留一會兒的時候,蒼蠅沾的糞便多還是我這幾根頭發上沾的多?如果蒼蠅剛剛在糞便上停留過,接著又飛到你家里,在你吃的食物上停留了一會兒,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?這意味著你們在吃全村人的糞便。

村民一聽受不了,當場表示這樣的日子不能再繼續下去了,以后再也不要隨地大便了。

現在想想,這個故事的關鍵:難道村民們以前就沒想過“吃糞便”的事兒嗎?難道他們不知道蒼蠅飛來飛去很臟嗎?其實大家都知道,只是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這個問題。

如果有問題而沒有“看到”,那么修廁所就是給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提供的解決方案。

這和IPD變革是一樣的,難道大家不知道研發和市場脫節,跨部門溝通困難,新產品遲遲不能上市,好容易上市了卻不是市場所需要的,質量不穩定,研發忙于救火,疲于奔命卻勞而無功,……企業的人當然知道,就像孟加拉的村民知道,蒼蠅飛來飛去很臟一樣,在“吃糞便”。

但是大家從來沒有真正“看見”這些問題。

如果組織還沒有真正“看見”問題,那么實施IPD變革就像給村民修廁所一樣,最終修好了,卻流于形式,沒有人用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選擇羅蘭格,選擇專業

關注公眾號
查看更多分享內容

宝石之王出800返奖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