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華為學習IPD的企業如何避免失敗(一)

向華為學習IPD的企業如何避免失敗(一)

日期: 2019-09-03

1.png

因為貿易戰,華為被推到風口浪尖上,面對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的極限施壓,華為任正非坦然應對。

于是華為被越來越多的企業所熟知,作為華為核心競爭力之一的產品研發體系IPD,也被越來越多的企業推崇、引入。

什么是IPD呢?


任董25.jpg


用任正非的話來說就是:IPD是在擺脫企業對個人的依賴,使要做的事,從輸入到輸出,直接端到端,簡潔并控制有效地連通,盡可能地減少層級,使成本最低,效率最高。就這么簡單一句話:要把可以規范化的管理都變成扳鐵路道岔,使崗位操作標準化、制度化。就像一條龍一樣,不管如何舞動,其身驅內部所有關節的相互關系都不會改變,龍頭就如Marketing,它不斷地追尋客戶需求,身體隨龍頭不斷擺動,因為身體內部所有的相互關系都不變化,使得管理簡單、成本低。


龍.jpg


IPD的目標是實現產品開發的準、快、低:

準:開發滿足細分市場客戶需求的產品;

快:向市場快速提供成功的產品;

低:實現低成本的產品開發以及產品的低成本設計。

但是IPD的變革并不容易, 業界實施IPD的成功率大概是50%左右,也就是說每兩家實施IPD,就有可能有一家失敗。通過對96家企業成功落地IPD的咨詢經驗,羅蘭格咨詢顧問研究發現:IPD的實施難度不僅在于流程的設計,組織的支持、機制接口等IPD系統架構設計,更大的難度在于——變革管理,這是實施IPD中最大的挑戰。

運動.jpg

大家想想:一個人的習慣改變都是非常困難的,譬如你想跑步、讀書,或者你想晚上不刷手機早點休息,即使是你自己完全能掌控的改變都非常難,何況是由幾百-幾千人組成的組織呢?IPD的核心是以市場需求作為產品開發驅動力,打破跨部門壁壘,將產品當成一項投資行為來管理;IPD是通過流程再造,組織重整,機制配套,實現“授權,賦能,去中心化,讓業務開花”的效果。

而這一切都不是自然而然的發生,因為組織的“社會規”的存在,所以必須通過變革管理才能完成。那么什么是“社會規”呢?我們看案例。

2.png

即便是在21世紀的今天,世界上仍有很多落后國家沒有解決隨地大小便的問題。

1999年,國際組織給孟加拉國提供援助,在各個村莊都蓋好了公共廁所。

WC.jpg

這本來是好事,但問題的關鍵,不是有沒有公共廁所,而是當地人就是不愛用廁所。那時候孟加拉鄉村的田間地頭、路邊、甚至是住宅周圍,到處都是人的糞便。糞便特別容易傳染疾病,可是當地人這么多年都是這么過來的。給他們修建的廁所,他們有的只是偶爾用用,有的干脆給當成儲物間用,有的村民說這個廁所比他們家的房子都漂亮,怎么能在里面大小便呢。

這種局面,社會學家有個專門的名詞,叫“社會規”。如果你這個社會中人們平常就是這么做的,那大家就會認為這么做就是對的,你想要改變可就太難了。

3.png

那么該如何破呢?

這時候,有一個國際組織,就幫著孟加拉國解決了隨地大小便的問題,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隨地大小便的比率從38%降到1%。他們的做法,是派人深入到田間地頭,去給村民“演個節目”:一個衣著不俗的外地人來到村里,他這里走走那里看看,專門查看地上的糞便,還不斷詢問村民有關糞便的問題。村民一看這人挺有意思,慢慢地聚集在他身邊。

這個人把村民召集到一起,掛起來一張村子的地圖,讓村民幫著用黃色標記可能會出現糞便的位置。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結果是整張地圖基本上都變成了黃色。村民也感覺不太好意思,但是演出才剛剛開始。這人拿出一個非常干凈的水杯,往里面倒了一杯清水,然后他問村民們,誰能喝這杯水。


water.jpg


圍觀村民們都表示愿意喝。接著,這人拔下了自己的幾根頭發,走到附近的一坨糞便處,用頭發沾了點糞便,然后頭發在水杯里攪了攪。他又問道,現在還有誰愿意喝這杯水,沒有一個人愿意喝。于是他問村民,你們知不知道蒼蠅有幾條腿?


cangying.jpg


村民回答說有六條腿。他接著說,那么當蒼蠅的腳在糞便上停留一會兒的時候,蒼蠅沾的糞便多還是我這幾根頭發上沾的多?如果蒼蠅剛剛在糞便上停留過,接著又飛到你家里,在你吃的食物上停留了一會兒,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?這意味著你們在吃全村人的糞便。村民一聽受不了,當場表示這樣的日子不能再繼續下去了,以后再也不要隨地大便了。

4.png

這個故事的關鍵是:難道村民們以前就沒想過“吃糞便”的事兒嗎?難道他們不知道蒼蠅飛來飛去很臟嗎?其實大家都知道,只是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這個問題,如果有問題而不面對,那么修廁所就是給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提供的解決方案。

這和IPD變革是一樣的:難道員工不知道跨部門溝通困難、新產品遲遲不能上市、好容易上市了卻不是市場所需要的、不能一次性把事情做正確,質量不穩定,研發忙于救火,疲于奔命卻勞而無功……嗎?

企業的員工當然知道,就像孟加拉的村民知道,蒼蠅飛來飛去很臟一樣,在“吃糞便”。但是大家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這些問題。如果組織還沒有真正面對問題,那么進行IPD變革就像給村民修廁所一樣,流程模板最終做好了,卻流于形式,沒有人用。

所以進行IPD變革,千萬不要認為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認為這么多問題難道大家都不知道嗎?大家深受其苦還不夠多嗎?……所以呢,大家趕緊變吧……。

作為羅蘭格和行業的IPD變革資深顧問,我要講的是:平時的牢騷和抱怨是一回事,真正面對問題是另外一回事。想要讓人意識到問題的存在,咨詢顧問需要精心設計一個體驗,讓大家真正認識到問題的關鍵。《烏合之眾》這本書早就告訴我們:組織既是感性的,又是理性的,但追根到底是感性的。

專業的IPD咨詢顧問會情感引導,理性分析,想辦法將大象轟進會議室,讓大家真正面對問題,產生緊迫感。企業請咨詢顧問,請的不僅僅是顧問的IPD經驗和知識,更重要的是變革知識和經驗,作為專業咨詢顧問不能僅僅給客戶“雞湯”口號:咬緊牙關,永不放棄,削足適履……

優秀咨詢顧問會通過科學變革的方法論“演個節目”,如同孟加拉村改變一樣,制造強力瞬間,通過引導,讓組織真正產生緊迫感,從而真正面對問題。“讓我變”轉變為“我要變”,上下同欲,成功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這是企業實施IPD變革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。也是區隔卓越咨詢顧問和一般咨詢顧問之所在。


選擇羅蘭格,選擇專業

關注公眾號
查看更多分享內容

宝石之王出800返奖模式